• 蒙古国为什么曾经把成吉思汗当罪人?

  • 发布日期:2022-06-19 11:19    点击次数:128

    对于一个蒙古人而言,最让他感到自豪的人物便是成吉思汗。在成吉思汗的带领下,草原上的各个部落统一成了蒙古民族,并且建立了欧亚大陆史上最为庞大的帝国。可以说成吉思汗是蒙古民族的缔造者,也是蒙古民族的骄傲。但就是这样一个蒙古民族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却曾经被蒙古国列为民族敌人,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从保护神到阶级敌人

    1227年,成吉思汗在围攻西夏的途中神秘死亡。在成吉思汗去世后,蒙古的上上下下就不停地神化成吉思汗,将成吉思汗从一位统治者打造成蒙古人民心目中的神。

    为了表示对成吉思汗的无限敬仰,蒙古人民每年都要对成吉思汗进行多次祭祀活动。甚至在当时某些蒙古人心目中,只要认真祭祀成吉思汗,成为天神的他会在蒙古人民遭到危难之时再次现身,带领蒙古人民走出危难。

    中国内蒙古戊戌2018年年成吉思汗查干苏鲁克祭祀大典 来源.Pexels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爆发,布尔什维克为了扩大革命的影响力,派遣一些布尔什维克的革命家来到外蒙古地区宣传革命。在这些革命家的宣传下,出身下层的苏赫巴托和乔巴山转变了自己的信仰,接受了马列主义。在列宁“民族自决”口号的鼓舞下,苏赫巴托和乔巴山成立了以外蒙独立为宗旨的外蒙古人民党。

    苏赫巴托尔和列宁交换意见

    外蒙古人民党在苏俄的支持下,宣布成立“蒙古人民国”。虽然此时外蒙人民党已经基本控制了整个外蒙,但建国初,立国未稳,他们还是与蒙古旧贵族采取合作的态度,遵奉八世哲布尊丹巴活佛为名义上的国家元首。

    苏联士兵正在参观哲布尊丹巴的王袍

    一年之后,随着政权的巩固,外蒙人民党逐步清洗政权内部的蒙古旧贵族,并对整个政权进行改造。1924年哲布尊丹巴活佛神秘死亡,外蒙古人民党将国号更改为“蒙古人民共和国”。

    伴随着国号的更改,整个外蒙地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执政的外蒙古人民党宣布改名为“蒙古人民革命党”,并且在境内全盘实行苏式社会主义制度。

    按照传统的阶级成分划分论,成吉思汗作为过去封建时代蒙古帝国的统治者,是典型的地主阶级代言人,是无产阶级以及农民阶级的阶级敌人。如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作为地主阶级代言人的成吉思汗自然不会在蒙古人民革命党这里得到较好的评价。

    取代成吉思汗的是出生牧民家庭的苏赫巴托尔,人们为他筑起雕像 来源.Pexels

    在建设社会主义的指导下,蒙古人民革命党开始了消灭封建地主阶级的斗争,尽力将他们的影响力彻底清除,以达到诛心的目的。而成吉思汗作为过去蒙古的统治者,他的影响力自然就要受到打压。

    至此曾经被历代蒙古统治者神化的成吉思汗,就在几年之内,就被新的蒙古领导人定义为压迫蒙古人民的反动封建主。过去祭祀成吉思汗的节日都被取消,并且公开场合禁止宣传成吉思汗。

    除了出于意识形态的原因,贬低成吉思汗在一定程度上还可以巩固蒙古人民革命党的统治。

    蒙古人民革命党掌权之前,藏传佛教在蒙古地区拥有相当高的地位,在普通民众当中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藏传佛教势力和当地的蒙古王公一起共同统治外蒙古。

    上世纪蒙古甘丹寺内的信徒 来源.Pexels

    在藏传佛教传入蒙古之时,当时蒙古的统治者便将成吉思汗神化为藏传佛教当中的法王,从此成吉思汗信仰便和蒙古地区的藏传佛教联系起来。当蒙古人民革命党为了铲除藏传佛教的势力,就必须连着贬低成吉思汗。

    苏联与贬低成吉思汗运动

    如果说乔巴山为首的蒙古人民党是贬低成吉思汗的执行者,那么苏联则是贬低成吉思汗的幕后主使。

    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乔巴山积极向苏联靠拢。斯大林的指示,乔巴山都毫不质疑地去执行。而贬低成吉思汗,同样也是苏联对蒙古的指导。基于历史和现实方面的考虑,苏联必须让蒙古人民革命党贬低成吉思汗。

    苏蒙友谊时期修建的宰桑纪念碑 来源.Pexels

    从历史上看,成吉思汗是蒙古帝国的缔造者,而成吉思汗与他的后代进行的西征,摧毁了斯拉夫人建立的基辅罗斯政权。在之后的两百多年的时间里,成吉思汗的长孙及其后裔统治、奴役着包括俄罗斯族在内的诸多斯拉夫人。苏联的前身俄罗斯帝国正是建立在反抗蒙古人统治的基础上。

    就历史而言,俄罗斯族对成吉思汗充满着厌恶。因此以俄罗斯族为主体民族的苏联,自然不会让蒙古人民共和国有任何关于成吉思汗的正面宣传。

    俄罗斯电影中反抗蒙古西征的片段

    因此成吉思汗的许多功业还要被贬低,例如成吉思汗及其后代的西征,在苏联与蒙古编写的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官方历史书当中,成吉思汗及其后代的西征,客户案例直接就被定义为奴役其他民族的侵略战争,而他所建立的蒙古帝国则被定义为“一个遭受蒙古封建主重重束缚、受到侵略者军事行政机关压迫的部落和部族的集合”。

    就现实而言,打压成吉思汗也是苏联控制蒙古的一种方式。成吉思汗作为蒙古帝国的缔造者,是蒙古过去辉煌的回忆。如果放任蒙古大肆宣扬成吉思汗,势必会造成蒙古地区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进而引发蒙古做出一些脱离苏联的举动。因此打压蒙古的民族主义与贬低成吉思汗一起成为苏联对蒙古的重要政策。

    贬低成吉思汗,也是苏联文化霸权主义对卫星国进行文化输出的一种手段。成吉思汗作为蒙古的缔造者,已经和蒙古文化无法分开。苏联强迫蒙古贬低成吉思汗,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贬低蒙古自己的文化,打压蒙古人民的文化自信。

    在贬低成吉思汗,打压蒙古本民族的文化的同时,苏联向蒙古输出大量的俄罗斯文化。可以说20世纪30至40年代的二十年,就是外蒙古逐步俄罗斯化的年代。蒙古俄罗斯化的巅峰,便是外蒙古在苏联的影响下放弃了成吉思汗时代制定的回鹘式蒙古拼音字母,改用俄罗斯的西里尔字母。

    回鹘式蒙古文(左)西里尔蒙古文(右)

    成吉思汗评价的回升

    1953年斯大林病逝,苏联开始放松对蒙古的控制,蒙古人民共和国开始逐步提高对于成吉思汗的评价。继任乔巴山的蒙古领导人泽登巴尔甚至公开指出成吉思汗“在团结蒙古人民方面起到了进步作用”。这是自蒙古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对于成吉思汗的评价中难得出现的正面词汇。

    在成吉思汗八百年周年诞辰之际,蒙古人民革命党政府还破天荒地批准了人们展开纪念成吉思汗的活动。

    蒙古国庆祝成吉思汗诞辰857周年活动 来源.Pexels

    虽然苏联放松了对蒙古的控制,但是蒙古人民共和国这种大举纪念成吉思汗的举动还是惹恼了苏联的领导人。苏联方面以“民族主义复活”的名义谴责外蒙古方面此次的纪念活动。为了平息苏联方面的怒火,泽登巴尔将主持此次纪念活动的蒙古人民革命党二号人物铁木耳·奥其尔开除出政治局,其他参与此次纪念活动的外蒙官员和学者都遭到了牵连。

    陪同勃列日涅夫访问的蒙古领导人泽登巴尔

    虽然此次纪念成吉思汗活动在苏联的强压下以悲剧收场,但是这已经不能阻止成吉思汗在外蒙古地位的回升。70年代以后,许多外蒙古的年轻人经常在非公开的场合举行成吉思汗的祭祀活动,而蒙古人民革命党对于年轻人的这些行为,大部分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处理方式。

    失落的蒙古与成吉思汗信仰

    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开始实行“新思维”改革,更加放松对外蒙古的控制。原先的东欧国家发生剧变,倒向资本主义阵营。东欧剧变也影响到了深处欧亚大陆腹地的外蒙古。1990年蒙古人民共和国宣布实行多党制,并实行市场经济改革,彻底倒向资本主义。1992年蒙古人民共和国将国号更改为“蒙古国”,彻底与过去的社会主义历史说再见。

    但市场经济改革并没有缓解80年代以来蒙古的经济低迷,反而因为苏联的解体,蒙古国失去了过去的援助,整个国家陷入到贫苦当中。相对于外蒙古的贫苦,留在中国的内蒙古经济却蒸蒸日上,这一对比使得外蒙人民更加自卑,民族自信心更加受挫。

    摆在蒙古人面前老旧的乌兰巴托来源.Pexels

    经济停滞不前的同时,刚刚更改国号的外蒙人民还丧失了信仰。古代蒙古人民信仰藏传佛教,但蒙古人民共和国时期藏传佛教被彻底铲除,而市场化改革后蒙古又放弃了过去的社会主义信仰。可以说整个90年代,蒙古人民就如同被抽去灵魂,浑浑噩噩地过一天算一天。

    修缮寺庙简单,重建信仰难 来源.Pexels

    为了提振民族自信心,蒙古国政府祭出了民族主义的大旗。于是整个蒙古的国家机器开动起来,宣传成吉思汗。随后外蒙古出现了以成吉思汗命名的机场、广场以及各式建筑,各地立起了各式各样的成吉思汗雕像。学者们重新翻阅故纸堆,找出过去成吉思汗的辉煌事迹大书特书。

    矗立在乌兰巴托市郊的巨型成吉思汗塑像 来源.Pexels

    2013年之时,时任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将自己的就职演说地点选在一尊巨大的成吉思汗雕像面前,并且在演说中极力称赞了成吉思汗的伟大功绩。

    蒙古国宣传成吉思汗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振奋了民族自信心。但对于本就不富裕的蒙古国而言,耗费巨资宣传成吉思汗,挤占了大量本可以用于改善民生,以及基础建设的资金,使得蒙古国依旧保持着贫苦的状态。

    如今声势浩大的纪念活动似乎要重现当年的荣光 来源.Pexels

    从过去至高无上的神,到被踩在脚下的阶级敌人,如今又被重新捧上神坛,成吉思汗的形象在外蒙古这一百年的时间里经历过山车的变化。成吉思汗已然成为蒙古民族的象征和图腾,而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探索并接近真实的成吉思汗,客观评价他的功与过,汲取他铁血生涯中的智慧与精神力量。

    时间魔法师 ∣ 地缘谷成员

    蒙古国:一部土地与人民颠簸前行的百年独立.史迈克.迪伦;成吉思汗传说与古代蒙古汗权思想.包胜利;蒙古人民共和国通史.苏联科学院 蒙古人民共和国科学委员会;列国志:蒙古国.郝时远 杜世伟;在大漠那边——近世的外蒙古与战争.鹰扬;浅析蒙古人的“黄金家族”情节.路雯;Modern Mongolia From Khans to Commissars to Capitalists.MorrisRossabi;Mongolian Memories:Modern Mongolia and itsTwentieth Century History.Maaikevan Hoeflaken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缘谷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