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 英国女子嫌人工授精太贵, 自己购买工具操作, 一次就成功

  • 发布日期:2022-05-15 16:40    点击次数:93

    女人有了孩子就像有了盔甲,又像有了软肋。孩子会占据我们心底最柔软的角落,激发女人无穷的潜力。但有一些家庭,因为夫妻一方或双方的身体原因,无法孕育孩子,该怎么办呢?

    在我国可以选择收养或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但中国的传统观念对血缘关系看得比较重,因而大多数人只要有条件,都会选择第二种。但对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法律也有相关的规定。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就包括人工授精这项技术,不管在中国还是外国,这方面都是有严格要求的,正规合法的医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一般价格不便宜,游走在灰色地带的非法机构,价格更是昂贵。

    2019年迫切想要一个孩子的英国女子泰勒,就自学了人工授精的技术,还成功诞下了一个女宝宝,取名为“小伊甸园”,不得不说,孩子真是让人潜力无限。

    泰勒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儿子,是她和男友的,因为在感情方面受到伤害,心灰意冷,不想再涉足感情,往后余生就准备带着孩子过,但又担心儿子一个人寂寞,于是萌生出再生一个孩子给他作伴的念头。

    她也是个行动派,说干就干,马上就到医院去咨询,她所咨询的一家私人生育诊所就能满足她的要求,但需要1600英镑,折合人民币需要13785元左右,泰勒觉得太贵了,硬核的她决定自己操作。

    于是她开始查找资料,在网上看视频学习,还购买了无菌手套、无菌针筒、冷冻精子的仪器等装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因为她不是在正规医院做辅助生殖技术,所以无法从正规渠道获得“孩子的父亲”,所以她开始在网上搜罗“孩子的父亲”,在一个捐精网站上,找到了一个40多岁的男子,对方愿意配合她做xing传染病方面的检查。

    该男子介绍他是绿色的眼睛,棕色的头发,没有严重的疾病史,xing传染病的检查也没有问题,泰勒觉得符合自己的要求,得到精子后,就开始实操,产品展示成功孕育了出一个可爱的女宝宝,并将自己的经历分享到网上。

    但对此大家褒贬不一,首先泰勒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去开发自己的潜力,学习人类先进技术的精神是值得肯定的,但她的操作却是存在许多危险和隐患的,并不值得提倡和效仿。

    人工受孕的操作并不复杂,所以没有医学背景的她也能一次成功,那为什么国家还要规定大家去正规医院做呢,难道只是为了让医院赚钱交税?显然不是这样,不管是国家还是父母,都希望新生儿是能够健康存活的。

    因此正规医院的人工受孕都会要求,精子的首选一般是有合法婚姻关系的丈夫的,除非丈夫的存在问题或者患有严重遗产疾病,才会选用第三方的。而这个第三方的筛选就极为重要。

    一是要规避感染性疾病以及携带遗传疾病的风险,国家精子库会对此进行层层筛选,品质更有保障;二是正规医院通常会采用“洗精术”,将小蝌蚪中的病毒等洗出去,留下形态正常的,活动力强的精子,增加第二层保障。

    这样生出来的孩子虽然不能保证百分百健康,但相比较于泰勒的粗糙方式更安全。要知道一些传染性病毒是有窗口期的,即便检查时没有携带,孩子也有可能受到影响。

    在我国,目前人工受孕针对的人群主要是已婚夫妻,只有夫妻一方存在不孕不育的情况下,才会同意采用辅助生殖技术,根据我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只有在已婚夫妇双方共同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实施异质人工授精。

    而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进行人工受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民法典》明确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父母并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子女或不能独立生活子女,有要求父母给付抚养费的权利。”

    父母需尽到抚养义务,孩子也要尽到赡养义务。这也是在道德和法律层面上保障孩子的权益,以免在夫妻感情破裂时,孩子从宝贝成为“弃子”。

    为了保障辅助生殖技术出生的孩子的合法权益,国家卫计委发布通知,患者夫妇在医疗机构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疗时,不需要再提供生育证明,只需提供夫妇双方的身份证、结婚证,作出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书面承诺即可,也为许多家庭省去了繁复的手续带来的麻烦。

    而像泰勒这样的情况,我国目前是不接受进行人工受孕计划的。孩子不是生下来活着就行,为人父母者,还应为之计深远,不管是自然受孕,还是人工培育,都是要建立的道德和法律的基础之上才行。

    (涉及隐私,本案中人名均为化名,部分图片源自网络,仅配合叙事。温馨提醒:尊重原创,请不要抄袭搬运和转载哦。)